【独立书店与街区风貌】永乐座书店:我想经营一个「人与书相遇的

「如果要定义永乐座,我会说我想经营一个『人与书相遇的空间。』」聊起永乐座的故事,老闆宝儿(石芳瑜)说道,一开始经营二手书,但因为经验不足,收书还不理想,又遇上书店漏水,经过两次搬家,一路多灾多难,为了生存,也曾经做过一些尝试与合作,直到如今永乐座可以很自豪的说,「我们书店最主要的营业额来自于书,坚持本业有时是一种必要的态度,为了生存而乱了脚步,反而会让你好不容易经营起来的客人流失,这是我越来越深的体悟。」

最近也有厂商希望与永乐座合作,以书店的氛围带动其他型态商品的销售,但爱书的宝儿总是担忧商品会挤压到书籍的生存空间,坚守书业的底线。「不过我也知道实体书店不能只是卖书了,所以我们举办了许多跟书有关的活动,同时也带动了书的销售。」

多元化经营来自于最初的误打误撞

【独立书店与街区风貌】永乐座书店:我想经营一个「人与书相遇的

聊起永乐座的缘起,宝儿坦承回答,最初是羡慕有河Book的主人686与隐匿,感觉他们坚守一间书店的风骨让人钦羡,加上自己是一个起步很晚的写作者,才华上无法与骆以军和陈雪等作家相比,因此决定开一间书店圆梦(说归这幺说,宝儿也出了好几本书)。「刚开始我想得很单纯,就是开二手书店,因为二手书店的利润比较高嘛。」她坚信如果有一天书店这个行业要灭绝了,二手书店一定是最晚从世界上消失的。

然而公关公司出身的她,缺乏书业方面的经营知识,也无法走贩售古本、珍本的路线,因此很快发现原来「收书」没有想像中那幺容易。如何突破收书这个门槛?宝儿笑说,就是因为比不过别人,所以永乐座打从一开始就接受「寄售」与「新书」,并承接一些社运活动,自然的与其他的二手书店做出区隔。

如今的永乐座,新书柜位大约占了整间店面的四分之一,另外还有一开始就进入永乐座的BBS的免费诗卡可以拿取,更有数不清的新书活动在此举办。别人的複合书店或许是音乐CD与文创商品和其他服务兼具,永乐座的複合性却大多数以书为主,成为了永乐座的特色。

一样是複合式书店,但书籍营收占了全店90%

不可避免的,永乐座当然也有贩售少数的音乐CD与卡片、明信片、自製产品等文创商品,亦提供几项常见的饮料。採访的当下我点了拿铁振奋下午的精神,正贪婪啜饮的同时,却听见宝儿说,「但这些东西的营收加起来没有超过总营业额的10%。」也就是说,书籍收入占了全店的 90%!对于消费时代下必须走向多元化才得以生存的独立书店来说,这就像拿到白金奖盃一样困难。

《改变街区的独立小店》书中,惠文社一乘寺店店长堀部笃史坦承,生活馆的收入胜过书店本身,而线上书店的营收又几乎与门市差不多,对比永乐座90%靠书籍获利,想必生存一定很不容易吧?

然而对此宝儿相当自如,「我们除了门市收入,线上书店也占20%,但可惜房租和人事成本不低,所以目前营收都没能打平,每个月还是有小小的亏损。我想如果能把常客数扩充为现在的三倍,我能很有自信的说,永乐座再经营五年都没有问题。」这种对于金钱的豁达,还有目标客数的期盼,在在都让人感受到她的乐观。

流通才是书店的真意

谈到经营的困难与乐趣,宝儿提到,一刚开始能将书架填满,内心就觉得满足,然而步入经营一段时间以后,才渐渐体会到书籍是需要流通的,不能让客人觉得这周看到的是这些书,下周登门还是看到这些书。

「其实是顾客教会我补书这件事的,」刚开店时,书架上的书籍没有卖出去,她便不敢进书,也不敢去收书,长久下来形成恶性循环;重新自我检讨后,她才惊觉,原来像诚品这样的大型书店,新书平台的周期以一个月为基準是有原因的,流动是书店最重要的事。现在的她,即便当周的营业额不如预期,依旧尽量多收二手书,让书维持流通,也才能吸引客人上门。

「我自觉以前没那幺爱书,但我现在可以非常肯定的说,我很喜欢,」书店之所以迷人,在于对知识永恆的渴求,别说是爱书人,就连宝儿自己也觉得跟三、四年前刚开业时相比,进步得更多,每一次选书与收书,都让她有吸收新知的机会。

虽然最初是因为对文学的爱好才兴起了开书店的念头,但也因永乐座承办了许多社科书籍的讲座活动,让她在此方面的涉略也更加广泛。这些因缘际会,都成为她一直没有放弃经营永乐座的最大原因,「除非我觉得累死了,否则不会因为其他原因收掉书店。」

消费时代更要保护多元的声音

但是,随着阅读习惯的改变,书店整体的经营越发困难,难道对于这样变动性高的消费时代没有一点抗议吗?「资本主义是不可能两面讨好的,对消费者有利时,被剥削的就是厂商,只是消费者看不到这个环节而已。」但宝儿还是期许台湾能够创造一个友善的环境,「所以我希望自己能在两造之间取得平衡,对合作的伙伴厂商好,也对读者好。不管进书价是多少,我还是努力给读者打九折。」

而出版业界推动的不折扣运动,对宝儿来说,其意义更在于捍卫多元的价值。「折扣乍看之下是一种甜头,然而时间久了,会发现它的真相是苦头,当大型通路垄断市场、掌握话语权时,它想怎幺做就可以怎幺做。」当由大型通路来决定一本书被看到的机会时,那些更难被人注意到的「小众书」,反而需要倾力守护,这也是极具个性的独立书店最珍贵之处。

对于这个街区,比自家附近还要熟悉

【独立书店与街区风貌】永乐座书店:我想经营一个「人与书相遇的

当然与其他社区书店相比,永乐座位于大学城附近,阅读风气浓厚,在销售上不如一般独立书店受到街区如此大的影响。但说归这幺说,社区的常客依旧不少,宝儿自己也希望多带入一些与街区的互动。「明年我想推一些跟社区比较相关的事,例如手作,或是戏剧活动,毕竟永乐座取自老剧场之名。除此之外,我们还想发展台湾文化与文学这一块,希望淡化政治性的部分,尤其是三一八学运之后,公民风气已经渐渐培养起来,此时回归到书店本业也是一个好时机。」

而长年在台大与师大商圈打滚的她,笑言对永乐座附近的大街小巷,比自家附近还熟,「我在这里有一种社区居民的感觉,街访邻居都会互相打招呼。平常我也会沿着283巷走走逛逛。我喜欢时尚,也喜欢书,所以会逛巷子里的服饰店,然后去台大诚品、茉莉二手书店走一走,也拜访公馆商圈的其他二手书店。」

去年的一个周间午后,我曾与宝儿一同从永乐座走去总书记二手书店拜访店长,短短十分钟的路上,看着宝儿与街坊邻居微笑聊天,丝毫感受不出永乐座在此才短短三、四年。如果问起独立书店的存在意义,除了维护多元声音、保持人文精神,这种与街区的深化互动、提升文化能见度,也是独立小店不可取代的意义。

永乐座书店 营业时间: 週一~週日:11:00到22:00 地址: 台北市罗斯福路三段283巷21弄6号 电话: (02)2368-6808 脸书: 永乐座书店 相关文章水牛书店:梦想在故乡开一间书店,但不卖书 三余书店:重新找回读者对阅读的热诚 咖啡馆是属于生活一部分的奢侈品,每个人都渴望的「第三场所」 穷人的京都:能够阻止「便宜就好」这种想法的,恐怕不是经济的力量,而是文化的力量吧 在一个「慢悠悠」不再管用的时代,更应该用狗的视野观察世界
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