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在脆弱时,一个眼神都能像是一把利刃

图/Shutterstock

 人在脆弱时,一个眼神都能像是一把利刃

捷运列车关门的警示音响起,逼逼逼逼……。

我面无表情地走上电扶梯,喉咙不断嚥下哽咽,

用了巨大力气忍住情绪,忍住眼眶里的泪水。

不知道从什幺时候开始,可以听你说话的人变少了,

又或者是说,觉得可以听自己倾吐的对象越来越少了,

在将心事分享之前,总会不自觉地在脑中将朋友清单跑一次。

「这件事跟这位朋友说好吗?他平时对于这种事的反应是什幺呢?

是激烈的批评?是消极的要我放弃?是不耐烦的要我别想太多?或是会给我需要的安慰?」

把这些疑虑套在每个清单上的名字后,

在想过他们的每一种反应的可能后,

发现倖存的脸孔竟然如此模糊,

不管是大事或是小事,都开始不愿意说了。

这是从什幺时候开始发生的,我已经无法追溯了,

总之竟变成了如此孤单的人了。

是自己变了吗?变得脆弱又多疑多虑?

还是身边的人变了呢?变得只关心自己的生活?

心中像是有千万条线,纠缠又纠结,可就连开口想要求救的前一秒,还是会再重複一次前面说的朋友清单筛选。然后,还是选择将那些难过捏成一个小球,丢进心里那个就要满溢的小角落。

我想两个人在一起,

互相分享或分担彼此的任何情绪是很幸福的事吧。

如此一来,

快乐就能更快乐,悲伤便不那幺悲伤了。

在餐桌上,服务生送来甜点的那一刻,

我鼓足勇气,在心中将那颗小球小心翼翼的拿出来,

想要跟他说那些生活的压力与脆弱面,

想要他能够摸摸我的头说:「没关係的,我会陪在你身边」

想要他能够给我一抹充满关爱与心疼的微笑,

这样就够了,就好了。

只是,当你怀着希望,就有可能会失望。

「不要再抱怨了,你还没有那幺惨啦」他满脸无奈的说。

我没有回答,只是撑起僵硬的脸,

让嘴角上扬成了一道受伤的弧线。

在心里将那颗小球兢兢业业地放回原来的小角落。

它看起来比之前更加破烂不堪了。

原来感觉到真正的孤单是,就连那个天天对着你说「我爱你」的人,都不愿意听自己说话,好似怕沾上了什幺负能量般,草草就急着结束话题。

「你现在是要哭了吗?」他看似着急但依旧带着些许无奈的问。

「没有啊!哪有啊!」我赶紧挺直腰桿,睁大眼睛地说。

越是感觉到对方的不耐烦,哪怕就只有一点点,

就会激起不想被瞧不起的性格,纵使对方是自己那幺亲近的人。

这种成人的寂寞複杂且难以形容。

如果可以,我期许自己能够分担另一半的所有情绪,

在对方难过时,告诉他我有多幺捨不得他的伤心,

在对方开心时,跟他讲我有多幺以他为傲。

因为我很能理解那种不被理解的感觉,

只好继续若无其事的过每一天。

用了巨大力气忍住情绪,忍住眼眶里的泪水。

Ash爱写字

Instagram
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