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人儿鳖宝

小人鳖宝

四川藩司张宝南,是先祖母的堂弟。他夫人喜爱吃甲鱼羹。一天,家里的厨子买到一只大甲鱼。刚砍掉甲鱼头,就有一个长四五寸的小人,从甲鱼的腔子里跑出来,绕着甲鱼走。厨子吓得昏倒在地。大家把他救醒。那小人已经不知道哪里去了。等到剖开甲鱼肚子,发现那个小人还在甲鱼肚子里,只不过已经死了。先祖母曾经拿过小人看,那时我先母还小,也在旁边跟着看,亲眼看见:那个小人穿戴装饰的就像《职贡图》里面描绘的回回的样子,黄色的帽子,蓝色夹袍,红色腰带,黑色靴子,纹理分明就像画的一样。面目手足,也都象刻画的。馆师岑生知道这是什幺东西。他说:“这个东西名叫鳖宝,如果能够捉到活的,人剖开胳膊把它放到肉里,它可以靠喝人血生存。人的胳膊里有了它,那幺地里头埋得金银珠玉之类,隔土都可以看见。人被他喝光了血就死了。人的子孙后代又可以继续割开胳膊把它放进去。这样可以世世代代享受富贵了。”

这个厨子听了大为懊悔,每一提到这件事,就自己打自己嘴巴,甚是懊恼。

我的外祖母曹太夫人劝解他说:“据岑馆师所说的,那纯属是以命换财呀。既然人肯以命去拼,那发财的路数多了,何必非得剖臂养鳖!”可那厨子就是解不开这个扣,最终竟然为这事抑谕而死。

人为财死,竟然有迷得如此之深的,真是不可思议。

===

曹二悍妇

佃户曹二的媳妇性格兇悍蛮横,动辄就会跳脚骂大街,斥责风雨,辱骂鬼神;乡邻亲族之间,一言不合,就撸胳膊挽袖子,耍着两根捣衣棒(杵),怒骂叫喊,上蹿下跳,像只发怒的老虎。

一天,她乘着下雨出来偷人家的麦子。忽然间风雷大作,下的雹子大的就像鹅蛋,她已经被雹子打伤倒在地上。忽然一阵大风卷了一个能装五斗穀子的大笆斗掉落在她面前。她就靠顶着这个大笆斗才没有被雹子打死。

难道是‘神鬼怕恶的’,连老天爷都怕她蛮横吗?非也!

有人说了:“她虽然很暴戾,但是她对婆婆还是很孝敬的。每次她与人争斗,只要婆婆呵斥她,她就马上乖乖的俯首帖耳的收敛了;婆婆打她耳光,她也跪在面前承受,没有怨言。这样看来,她所以能遇难不死,还是有原因的了。”

孔夫子说:“夫孝者,天之经也,地之义也。”果不其然啊(真是这样啊)!

===

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

上一篇:
下一篇: